产品 的标签存档

【IT之家评测室】斐讯悟净A1空气净化器图赏:高效净化,为健康护航

【IT之家评测室】斐讯悟净A1空气净化器图赏:高效净化,为健康护航

以“零元购”路由器活动闯入大家视野的斐讯公司长时间以来受到广大网友的议论,被大家调侃参加活动等于“上车”,如今这辆带着“打造智慧新家庭”战略方向的“车”越来越快,在11月24日晚上,斐讯在彩云之南的丽江木府举办了2017斐讯之夜新品发布会,一口气发布了五款智能硬件单品,今天给大家带来的就是其中一款智能空气净化器斐讯悟净A1的图赏。
【IT之家评测室】美图V6手机评测:始于颜值,忠于信仰

【IT之家评测室】美图V6手机评测:始于颜值,忠于信仰

自从手机有了拍照功能之后,手机便逐渐代替相机,成为人们生产和生活中所不可或缺的设备。但是随着智能手机的演替和发展,手机功能越来越强大,手机的同质化却也越来越严重。手机越来越薄,外观越来越趋于一致,双摄像头,全面屏……设计层面更可以说是彼此抄得一塌糊涂。
【IT之家评测室】FIIL随身星耳机开箱图赏&体验:无线潮流的性价比之选

【IT之家评测室】FIIL随身星耳机开箱图赏&体验:无线潮流的性价比之选

随着越来越多的智能手机取消3.5mm耳机接口,无线耳机取代有线耳机成为人们日常听歌的设备将成为一大趋势,对于耳机品牌商而言,显然不可忽视。今年9月20日,国内耳机品牌FIIL在北京798艺术区举行了一场主题名为“新无线主义”的发布会,推出了两款无线耳机,分别是定位高端的FIIL DIVA 2和主打高性价比的FIIL Driifter(随身星)。
你没有看错 e代驾之后 “e代喝”真的来了

你没有看错 e代驾之后 “e代喝”真的来了

e代驾上线代喝业务“e代喝”,e代喝通过互联网LBS定位,开放用户互交功能,实现代喝功能。据悉,打开e代驾APP客户端,就能看到e代喝的入口。而在进入之后,首先要进行的是定位。随后就可以点击“找人代喝”,而找人代喝还能根据不同的类别进行针对性寻找。
网友支招贾跃亭:30日可坐这4班飞机回国 票钱我出

网友支招贾跃亭:30日可坐这4班飞机回国 票钱我出

仍在境外滞留的贾跃亭,这次终于该收拾收拾东西回国了, 赶紧买机票,北京证监局喊你回国。而且你们家乐视系又有1.6亿资产被冻结,而且你的两套房产被查封…但问题来了,贾跃亭此前被列入“老赖黑名单”,限制买机票怎么回国呢?网友为此操碎了心,一夜之间炸出来了潜水的”段子手“,他们出的招,让人哭笑不得...
世界上利用最古老的深穴环境:法国布鲁尼克尔遗址和早期尼安德特人

世界上利用最古老的深穴环境:法国布鲁尼克尔遗址和早期尼安德特人

世界上利用最古老的深穴环境:法国布鲁尼克尔遗址和早期尼安德特人(资料图:尼安德特人)据第三届世界考古论坛(伊科・盂拜尔):我们对尼安德特文化(距今25-4万年),尤其是其早期阶段(距今25-13万年)知之甚少。除了石质工具、工具组合和极少数骨质工具之外,尼人的手工制品极少保留。此外保留下来的还有红赭石和黑锰颜料以及丧葬遗址(在欧洲、近东和中东地区共约40处),这种现代性出现的迹象极其简朴,几乎没有准确定年,导致我们对这群人类祖先的认识十分有限。我们在此发表布鲁尼克尔遗址(法国西南)距地表深达330米处的整体或大部分破碎的石笋形成的环状构建的年代。石笋圈的规则几何形状、破碎石笋的排列和数处用火痕迹表明这是一处人类活动遗迹。我们对石笋圈中的石笋再生和烧骨进行了铀系同位素断代(U-Th)测试,辅以石笋圈中石笋顶部的测年,得出可靠的、可重复的定年:距今176500 ± 2100 年,此遗址成为人类活动形成的最古老的有准确测年数据的遗址之一。其336米的深度表明,这一时期的人类已经能控制地下环境,这是人类迈向现代性的重要一步。布鲁尼克尔洞穴深处的石笋圈最近发表在《自然》杂志之上。科研团队由来自法国、比利时、中国和美国的专家组成。布鲁尼克尔位于法国西南部(44°05 N, 1°66 E)亚奎丹盆地东南,在图卢兹省以北8公里,位于阿韦龙河流域,这一地区旧石器时代遗址密集,主要集中于旧石器时代晚期。洞穴的入口处有两条狭窄的通道,进入十分困难。我们必须爬行三十余分钟,并边挖掘塌陷的入口才能抵达长500米的巷道,幽闭恐惧症患者无法胜任此项工作。通过入口的过道之后,抵达一大片碎石废墟的顶部,其间杂有破碎的石板。这处洞穴位于地面以下336米,完全隔绝天光。我们对入口处堆积开展了研究,重点探索其年代问题。铀系同位素断代的较早结果表明此处非常古老,至少是中更新世晚期(0,3-0,13 Ma)。S. Verheyden认为碎石堆积可能早于石笋圈,问题在于此处是否是人类进入洞穴的通道。这片碎石堆积之上发现了大型更新世动物的遗骸,我们未经取样在原地研究的结果表明,其中包括:棕熊、狼、马鹿、驯鹿和山羊等。这些动物的年代尚属未知,但有可能来自中更新世。由于没有发掘,我们将对狼的遗骸进行测量,以确定他们的生物年代。熊也在巷道起点、碎石堆积底部留下了丰富的活动痕迹,包括冬眠洞穴、爪印和足迹等,这两处奇特的石笋圈最初是探险者发现的。1995年法国的一个洞穴探险杂志Spelunca上发表了一张地图,是关于这处洞穴最早的研究。Rouzaud及其合作者辨认出了建筑材料(破碎或完整的石笋)、截取材料的痕迹和方解石的再生。他们同时也在石笋圈中发现了一片烧火痕迹及烧骨。Hélène Valladas通过碳十四加速质谱仪得出了至少距今4.7万年的数据,但这个数据显然受到了方法本身的限制。首次发表之后,意料之中的是布鲁尼克尔遗址没有引起关注,尽管最初被判断为莫斯特文化,它的定年显然是很不清楚。只有 M. Lorblanchet (1999), J. Clottes (2005, 2006) 和B. Hayden (2011, 2012)等学者论及布鲁尼克尔遗址,并将其认定为旧石器时代中期,或者认为石笋圈是尼安德特人所为。由于Fran?ois Rouzaud的英年早逝,以及洞穴限入令的限制,直到2014年才重新启动对该遗址的进一步研究。我们与Sophie Verheyden博士, Dominique Genty教授和Michel Soulier教授等学者一起研究石笋圈,并将研究成果发表于2016年的《自然》杂志上。我们的研究目标主要有二,首先,利用现代科研手段开展更精确的调查,以数据库形式更准确地描述石笋圈的所有构建元素;其次,采用如下概念指导定年:石笋顶端代表的是最老年份,而底部则是石笋圈年代的下限。石笋圈的年代应该在上下限之间。首先,石笋圈距离洞穴入口336米,建造于全洞最大的洞穴中央。石笋圈的材料纯粹为方解石。我们已经辨认出两大类结构:两个环状圈(A和B)和4个略小的石笋堆积(C, D, E, F)。其中最大者面积为7 x 5米,小的直径约1-2米。整个结构采用了420块石笋,估计采用了重逾2吨的石笋,因此该遗迹被命名为“洞穴制品”。进入洞穴的其它区域绝非易事。首先需要进行详实的埋藏学分析。固然部分石笋圈淹没在水中,而部分埋藏在土里。但是从埋藏学角度来看,主要问题是方解石的出现。石笋圈的大部分都被方解石覆盖,一精细层方解石、一层硬壳以及再生,均晚于石笋圈本身。通过3D建模,我们请团队中的同事尽量清除近期方解石,尤其是再生成分,以确保获得原始结构。此外很重要的一点是证明该结构与人类活动相关。我们计算并比较了熊的洞穴与两个石笋圈的尺寸。石笋圈的主要组成部分的方向和方位角相似,但没有明显的施密德曲线偏向。这表明这种堆积和坡度模式不可能是水流、质量流或者其它重力作用自然形成的。至于建筑材料问题,通过初步观察,我们发现“洞穴制品”基本上完全采用单体石笋而非钟乳石,偶见流石。同时我们发现,这些石笋甚少有完整的,基本都是碎块,明显是被打碎并截断所致。半数残块都是石笋的中段,其次是末梢和根部。石笋碎块有长短两类,其各自长度均有统一标准。这些测量和测试结果强烈表明这是一处人为工程。基于大型洞穴制品的存在,石笋圈的主圈可与其它建筑部分明显区分。主圈由一到两三层,甚至四层石笋整齐垒叠而成。有趣的是,石笋层的内侧放置较短的材料,意在支撑石笋圈。其它石笋则垂直置放于主圈旁,似乎是在等待备用。1995年发表的第一篇研究报告只确认了三处用火遗迹,而我们发现了十八处。六个石笋结构中全都有用火痕迹和包含火烧遗存的区域。只有一处用火遗迹发现在地面上,这是因为洞内的地表大多覆盖了一层方解石外壳,只有该区域的土壤暴露在外。我们已观察到烧骨、烟火痕迹、烧过的发红或发黑且有裂痕的洞穴制品,石笋圈中还发现十几枚黑色骨骼残片。我们对这些发红或发黑的区域进行了地磁测试,确认这些遗迹都经过加热,磁性图表明方解石层下方甚至还有三处用火遗迹。Genty教授测年取样的最大烧骨片就取自方解石层之下。另一件黑色碎片密封在所谓的“洞穴产品”和方解石再生层之间。这些遗存显然是人类加热所导致的,与分子和原子光谱分析结果一致。石笋圈的年代问题,主要通过对石笋方解石铀系同位素断代研究解答。石笋顶端是最老年龄,底部的再生代表了石笋圈的最新年龄。我们选取了十八件样品进行电感耦合等离子体质谱仪铀系同位素测年。另有一件流石核和三件来自覆盖着烧骨的方解石硬壳样品。测年结果优先参考的是构建石笋圈的石笋,分布在距今17.7万年和40万年之间。更有趣的是覆盖在石笋圈上的方解石壳再生的年代,其两个最老的年龄刚好落在同样的时间框架内,部分与石笋圈中最年轻的石笋年龄相当。这个年代序列表明石笋顶端与方解石再生大致同时或略老于再生。烧骨表明了人类活动的存在,其年龄早于距今18万± 2万年。石笋圈中的流石年龄接近,表示这个时期(同位素阶段6)虽然处于冰川期,但其气候却足够温暖湿润,保证了持续的方解石沉积。这个结果表示石笋圈建于距今约17.6万年。石笋圈的建造需要选择特定的原材料(石笋),根据标准尺寸进行取材、破碎,并按计划运输及安置。所有这一切都需要一定程度的建筑技能,例如在两排构件之间插入支撑部件等。建筑过程中使用的“洞穴制品”的数量(420件)及其总重量(2.1-2.4吨)表明建筑过程简单而漫长。这项工作还需要相当的照明,考虑到进入洞室的通道较长,这必定是一项集体工程。而完成这样一个工程,需要有一个社会组织,从而进行设计、商讨和分工。布鲁尼克尔遗址对于早期尼安德特人研究的突出重要性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其一,它揭示了包括尼安德特人和早期尼安德特人在内的前现代人种对喀斯特地下深处洞穴的利用情况。这是目前为止这个年代的此类深穴环境遗址首次得到确认。此前发现的零星几处中旧石器时代遗址要么无法得到证实,要么只包含可见天光的入口处。目前最早的证据发现在欧洲(例如约距今4.2-3.2万年的西班牙埃尔・卡斯蒂洛和法国科维洞穴遗址)、东南亚/巽他、华莱士(距今约4-3.5万年的印度尼西亚苏拉威西Pettakere洞穴遗址)。这些遗址都不早于距今4万年,通常认为与智人相关,智人造访这些洞穴的目的在于其象征性与岩画,这实际上是另一个世界。其二,它表现了此前从未被报导过的精密建筑活动。除法国尼斯的Lazaret洞穴遗址(距今13-16万年)之外,大多数欧洲的此类遗址都是开放场地,属于居住建筑。例如荷兰Maastricht-Belvédère,乌克兰的Molodova I,罗马尼亚的Ripiceni-Izvor和法国的La Folie等遗址,主要都集中于中旧石器时代晚期。在此我们不准备讨论布鲁尼克尔遗址的功能,因为由Brian Hayden教授主持的这方面研究才刚刚起步。其三,发现了保存火的遗迹。中旧石器时代早期的用火遗迹十分罕见,布鲁尼克尔洞穴中应该使用过可移动的灯或者火把,但是我们也知道,考古发现最早的灯不早于旧石器时代晚期。我们的发现表明,布鲁尼克尔遗址的尼安德特人已经具备了某些现代性要素,其出现时间远早于此前所知,早于旧石器时代晚期使用石笋也十分引人注目。远离入口的石笋圈表明尼安德特人已经掌控了这种奇特而危险的环境,我们认为这是人类历史上重要的一步。个人简介:伊科・盂拜尔曾在巴黎第一大学学习考古学,专长旧石器时代考古。他于1984年以尼安德特人的工具/石器为题完成学位论文,然后就职于文化局,先后在艾克斯省(1986-1990)和图卢斯省(1991-2002)年负责法国东南和西南地区的史前考古工作。在南部-比利牛斯地区,他致力于史前洞穴遗址的管理工作。他在诸多史前考古和旧石器时代考古研究委员会中任职,包括法国国家高等考古研究院、拉斯科洞窟科学委员会和科维岩洞研究委员会等。他于2002年被委任为波尔多大学史前考古教授。受科研及高等教育部委托,他创立了人类学和史前考古及地质学实验室。他协助创立了PACEA实验室(全名从史前到当代:文化、环境和人类学)并于2004到2010年间出任该实验室负责人。他致力于尼安德特人聚落与旧石器时代中期技术研究,同时也指导旧石器时代晚期岩画洞穴遗址研究工作。他曾率队在蒙古国和伊朗开展工作,并参与过亚美尼亚、也门、中亚和西伯利亚地区的相关工作。目前他在法国西南部指导库萨克洞穴遗址和布鲁尼克尔洞穴遗址这两项重要田野发掘。他撰写了数百篇论文,并撰写或指导了十五本专著,参与了大量的展览和纪录片拍摄工作。
欧洲青铜时代斯克吕斯楚普女尸之谜

欧洲青铜时代斯克吕斯楚普女尸之谜

资料图:1948年在丹麦沼泽发现的青铜时代女性尸体据第三届世界考古论坛(卡琳・弗莱):欧洲的青铜时代亦称“欧洲的第一个黄金时代”,这一时期,得益于远程交流的活跃,技术创新、社会变革和知识传播突飞猛进。鉴于其重要性,各个领域的学者们都密切关注青铜时代 ,但至今仍有许多问题无法解答。解答青铜时代社会诸多谜题的关键在于理解远程交流和古代人的流动性。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北欧青铜时代(公元前1700-500)的历史文化遗存仍在地表清晰可见,其中包括不可胜数的墓冢、祭祀还愿堆积和岩画等。除此以外,丹麦还有大量令人称奇的保存完好的人类遗存:例如著名的橡木棺人。这些古人遗骸代表的是史前时期的社会精英,这一至关重要的时期是今天的欧洲雏形的产生阶段。这些遗骸对于理解世界史上这一重要时期国际贸易网络的建立和维护至关重要。横跨整个北欧地区的外来手工制品的出现暗示着该地与遥远地区之间的密切联系,目前还不知道这些外来产品的流动究竟是发生在相邻的酋邦之间(低流动性),还是通过一些远途旅行的人携带而来(高流动性)。更有甚者,长期以来,人们认为北欧的青铜时代人类的活动力非常有限,甚至认为较强的人类流动性是由男性战士完成的。由于古DNA和锶同位素(87Sr/86Sr)分析的突出贡献,关于古人迁徙的研究发生了一场知识革命。古DNA分析的是大年代和地域框架下的人类迁徙,锶同位素分析则为个体迁移提供了重要信息,从而为确定某些特定遗址的人类迁徙提供了可能性。 最近,通过牙釉质(亦或骨骼)的锶同位素(87Sr/86Sr)分析,史前人类的流动性个体案例研究取得了极大成功。基于若干年的个体平均饮食消费,牙釉质(例如第一臼齿)分析揭示了个体地缘背景,进而提供了可供追踪远程移动的比值。我们进而发展出能够应用于头发和指甲的分析方法。这些新进展为探索以月为单位的短程人类流动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古代个体流动性研究精度飞速提升,从以若干年为单位提高到以月为单位。因此,我们可以把某一个个体的短程和远程的流动性加以确认和区分,从而复原一个人一生的运动轨迹,辨认出其复杂的旅行过程。这些分析结果给古代人类研究打开了一扇新的窗口,为提升对于古代社会动力机制的了解创造了巨大潜力。新技术的出现与前沿技术的应用,开启了新的故事之门,使博物馆收藏的人类遗骨重新焕发出生机。橡木棺葬欧洲的青铜时代见证了国家形成和城市化的最初阶段。这一阶段的特征之一是由精英团体发起的知识的转变与传播 。在丹麦早期北欧青铜时代传统中,社会精英以橡木棺葬入墓穴,墓上建封堆。高等级墓葬中保存的人类遗骸是欧洲保存最好的史前人类遗骸。封堆既保护了墓穴,又令其在地表显而易见,便于后辈缅怀先人。在整个青铜时代,一个封堆可能被后续的墓葬反复利用。一座或者一组封堆实际上可能是一处墓地,人们反复回到此地埋入新的死者,绵延数百年。今天这些封堆仍然在地表显著可见,是见证欧洲最早的全球化历程的史前社会的生动记忆。青铜时代女性之谜研究项目“青铜时代女性之谜”是一个为期三年的多学科研究项目(2016-2019),该项目旨在探索丹麦青铜时代女性的流动性、身份和社会角色。项目以上述保存完好的橡木棺为出发点,探索北欧青铜时代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和主题。该项目肇始于令人称奇的最具标志性的橡木棺葬女性“艾格特福德少女”(发表于2015年),为史前时期单个个体的远程移动提供了最早的证据。艾格特福德少女的衣服上的羊毛纤维被证实来自远离她的葬身之所的某一地点。随之而来的问题是,艾格特福德少女的惊人发现仅仅只是案例吗?还是那个时期的其他女性也都有同样的远距离旅行的经历?尽管这个问题似乎不可能得到答案,丹麦仍然有条件为这个引人入胜的话题提供一些线索,因为这里有保存良好的橡木棺精英女性墓葬,其中两名(分别命名为斯克吕斯楚普女尸和博拉姆?埃肖女尸)的状态尤为良好。这两项发现都与艾格特福德少女年代相近,埋葬方式也一致,都是封堆下的橡木棺葬。此外,“青铜时代女性之谜”旨在从微观到宏观角度探索青铜时代女性,为她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提供新的知识,研究的问题如下:1.青铜时代女性的流动性如何?A) 微观层面: 高精度青铜时代精英女性个体移动性,以斯克吕斯楚普女尸和博拉姆?埃肖女尸的案例研究为例;B) 宏观层面:大量个体的移动性,包括用以比较的男性和儿童。2.青铜时代的女性在远程贸易网络中是否扮演某种特殊角色?3.我们能否确认青铜时代女性的不同身份?我们运用了一系列当前最尖端的科技考古方法来解答这些问题,其中包括放射性同位素分析(87Sr/86Sr)、稳定同位素分析(δ13C and δ15N)、显微分析、法医学分析(包括CT扫描)、古DNA分析以及相应的考古学背景研究。这些方法手段协同增效,为我们理解这些精英女性的生活及其所处的社会动力机制提供了全新的、多层次的信息。斯克吕斯楚普女尸之谜斯克吕斯楚普女尸出土于1935年丹麦南部的墓冢。墓冢建于北欧早期青铜时代(公元前1700-1100),由多层倒置的草皮垒建而成,底部环绕石墙。部分青铜时代墓冢内部的富铁层构成了一个饱水的厌氧环境,从而达到密封墓室的效果,斯克吕斯楚普大冢即属此类,这种环境使有机物得以完好保存。斯克吕斯楚普女尸的墓冢是一组由八座墓葬组成的墓葬组的一部分,这具遗骸是该墓冢的主要埋葬内容,其骨骼甚至软组织保存良好,后者包括部分脸颊、下颌、眉毛、眼皮、眼睫毛和长发,至今只有头发保留下来,长达60厘米。斯克吕斯楚普女尸的头发梳成极其复杂的发型,不属于当地的典型发式。她的骨骼,尤其是牙齿的大部分都保存完好。像其它橡木棺葬一样,斯克吕斯楚普女尸安置于牛皮之上,她身穿一件短袖羊毛衬衣,袖口和领口有刺绣装饰,从腰到踝裹有一条方形羊毛织物,以带系于腰间。另外,她还戴有一顶羊毛软帽、腰带上系有一枚角梳,耳旁有一对大型螺旋形金耳环。对斯克吕斯楚普女尸遗存进行的体质人类学研究最早开始于1939年。首次牙科检查表明除了智齿之外,她的牙齿全部可见。上颌中的智齿尚未完全发育,下颌的智齿尚未萌出。牙齿状况良好,没有任何龋齿和其它牙科疾病。因此推测这具遗骸属于一名不超过20岁的青年女性。我们基于骨学材料评估标准对她进行了体质人类学分析,同时采用了CT 影像和3D可视化技术。性别判断是基于标准体质人类学技术,建立在髋骨、骶骨形态学特征,股骨头最大径以及长骨形态等判断的基础之上。在所有这些新的研究基础之上,我们重新估算了斯克吕斯楚普女尸的死亡年龄,对长骨骨骺愈合情况、骨盆带、骶骨边缘以及牙齿的发育和萌出情况都进行了重新评估。两组研究都认为她的可能死亡年龄在17-18岁,她在同时代属于较高个体(接近1.7米)。我们对斯克吕斯楚普女尸的一枚第一臼齿和一枚第三臼齿(智齿)的牙釉质进行了锶同位素分析。人类牙釉质的耐岩化性使其成为考古学追踪人类迁徙的重要材料。第一臼齿的釉质在胚胎期形成,最终于三岁左右矿化,因此它提供了个体童年出生的信息。反之,第三臼齿的牙冠变量更大,代表的是从青春期早期直到约16岁之间的长时段的信息。我们同时提取了这两枚牙齿,以便创造一个长时段的时间表,与斯克吕斯楚普女尸生前曾经居住过的地方相对应。由于现代人的头发大约每个月生长1厘米,通过多学科的追踪调查,头发实际上可以提供高精度的饮食和活动历时信息 。由于斯克吕斯楚普女尸复杂的发型及其埋藏地点独特的考古学特征,需要在获得可靠锶同位素分析所需的样品量和文物保护之间达成平衡。为了实现头发的锶同位素研究,我们将长达42.5厘米的头发截成17段,代表了死亡之前51个月的生长周期。我们的锶同位素分析结果显示,斯克吕斯楚普女尸来自遥远的外地,她的出生地与埋葬地相聚遥远。她的部分头发片段的锶同位素比值为本地值,但也有部分片段的锶同位素值与她的牙齿所记录的稍高的非本地比值接近。有趣的是,锶同位素比值的差异出现在死亡前47到42个月之间。我们推想这种相对较短的时间段所表示的是斯克吕斯楚普女尸从丹麦以外的地方移动到斯克吕斯楚普所需的时间。这个时期之后的头发片段上的锶同位素比值(代表的是死亡之前约40周之后)与本地比值相同。后者的范围与当地独有的同位素斯克吕斯楚普生物利用同位素值相符合。这说明进入斯克吕斯楚普地区之后,她很可能在斯克吕斯楚普度过余生。为了对斯克吕斯楚普女尸生前的饮食获取更多信息,我们对一段12厘米长的头发样品进行了稳定同位素分析。基于 δ13C 和 δ15N的同位素数据被认为是饮食导致的,因此,可以用来区分古人是陆地型还是海洋型饮食结构。稳定同位素分析同时也可以对饮食的季节变化提供信息,可以确定生理学影响。这些分析表明斯克吕斯楚普女尸是陆地型饮食,有季节性变化。也对一小段头发进行了古DNA分析。个人简介:卡琳・玛格丽特?弗莱是丹麦国家博物馆科技考古研究教授、“青铜时代女性之谜”项目负责人。她在哥本哈根大学科学系获得地质学与地球化学硕士学位,继而转向跨学科研究,在丹麦国家研究基金会的纺织物研究中心(隶属于哥本哈根人文学系)攻读科技考古博士学位。她的博士研究项目是以锶同位素方法探讨古代纺织品的原材料产地为核心。此后数年,她在丹麦和其它国家从事了数个博士后研研究,曾是瑞典哥森堡大学高级客座研究员。她现在主持多个国际跨学科研究项目,旨在探索世界各地史前人类和动物的流动性。卡琳?弗莱是高精度人类流动性研究的领军人物,此外,她积极致力于探索基于锶同位素对考古学遗存进行追踪溯源的新方法。她的研究屡获殊荣,其中包括:2017年丹麦Magisterbladet 研究奖;2015年皇家北欧古籍科学院Eilschou Holms 奖;2015年Archaeology杂志十大考古发现奖;卡琳・玛格丽特・弗莱于2017年5月成为丹麦皇家科学院终生院士。(卡琳・弗莱 丹麦国家博物馆)
温带欧洲新石器时代的奶革命

温带欧洲新石器时代的奶革命

温带欧洲新石器时代的奶革命据第三届世界考古论坛(理查德P.埃弗谢德):欧洲研究委员会资助的NeoMilk项目包括了来自英国的布里斯托大学、埃克塞特大学、伦敦大学学院,法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索邦大学和波兰的波兹南密茨凯维奇大学的研究人员,其成员的具体信息请参考网站https://neomilk-erc.eu/新石器时代早期农民引入和扩散了以反刍动物为基础的农业,这对评估欧洲中石器-新石器转变意义重大。人类生存策略中这一革命性转变彻底改变了欧洲史前文化、生物和经济,几乎在全世界范围内构成了现代生活的基础。至关重要的是,这些变化是全球范围内乳制品经济广泛传播和欧洲乳糖耐受性(LP)革命的基础。数十亿欧元的现代乳品经济是欧洲史前时期这一关键阶段所做出的人为生物改革的直接结果。因此,我们的研究集中在这些早期农业社群生活中意义最深远的一个方面,即家养动物在不断发展的自给经济和定居农业中的突然作用,特别要考虑牛成为温带欧洲新石器时代农民家养动物这一因素。畜牧业是生存的基石,对考古遗址发现的动物遗存进行最先进的动物考古和化学及同位素的研究能够对史前养殖、草料和土地利用情况提供前所未有的见解。环境可能在驯养动物的选择上起到了基础性的作用。在新石器时代早期,由于绵羊和山羊的生理机能能够忍受半干旱和灌木丛环境,因此它们主要出现在南部纬度地带,而牛则主要出现在北欧和中欧。牛是中北欧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可能促进了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的迅速扩张,例如该地区公元前六千纪的Linearbandkeramik (LBK)文化。我们基于对来自动物考古遗存的牙齿萌出、磨损和替换阶段观察得出的死亡率数据来概述动物的屠宰管理状况,这又可以反过来用于研究动物饲养状况。乳业的特征是宰杀掉雄性幼崽和老年个体。死亡率概况不能反映性别状况,但是通过统计幼崽和成年个体的出现频率我们可以推断奶的利用状况。我们已经证明了新石器早期陶器文化Cardial/Impressa (ICW)和LBK的社群主要将反刍动物用于产奶。地中海西北部社群主要用山羊产奶,而新石器时代早期LBK中部和北部社群的主要产奶动物是奶牛。与山羊相比,奶牛成熟较慢,因此需要持续的草料来源以便动物越冬。保证奶牛的牧草和冬季草料库存将是一整年的活动,这对内陆地区的聚落有巨大的影响。温带地区的自然景观主要是森林,新石器时代早期的社区主要是利用自然开拓或人工清理掉森林形成。牧民可能集中收集森林中的干草而用于整个冬季月份喂养牲畜。由于在考古中很少发现叶类遗存,因此在史前时代确定草和叶的消费尤其困难。通过反刍动物的牙釉质、牙本质和骨骼胶原蛋白的同位素分析可以获取饮食指标,可以用来确定史前养殖、草料种类和土地利用策略。森林冠层的密度会影响到13C/12C比值,这可以记录在身体组织中,比如那些以草叶为食的反刍动物的牙本质、牙釉质和骨胶原。本项目研发了一种新的基于牙本质氨基酸中的氢同位素的单体稳定同位素方法,该方法已经被用于鉴定以森林资源为草料来源的喂养状况,本方法成功的关键在于木质素生物合成中的氨基酸差异分馏,这种氨基酸在木质素高低不同的植物中存在着系统差异。牛臼齿的增量采样和稳定同位素分析对评估动物饲料的季节性变化提供了一个多重稳定同位素框架,这涉及到森林管理和树叶喂养的程度,以及可以估计生育季节的长度。因此,我们已经有了冬天人为使用草叶喂养的最早证据。值得注意的是,生育季节大概持续4-5个月,表明了对牲畜育种有高度控制以保证冬季能有好的奶源供应。检视死亡率数据和稳定同位素数据表明LBK社群大力投资于牛群饲养,冬季持续不断的草料供应将会影响到社会组织,可能刺激了新石器时代欧洲中部地区与牛有关的象征符号的出现。尽管肉和奶是畜牧业的主要产品,但它们的脂肪也是人类饮食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的祖先也有相应策略保证其稳定供应。对动物躯体脂肪的利用模式最直接的证据来源于动物骨骼的研究。我们对LBK文化的工作代表了在骨骼脂肪加工处理方面有史以来最全面的研究。我们分析了过去人群是怎么集中利用动物骨骼的脂肪资源,通过不同骨折和骨碎片模型来获取骨髓和骨脂的利用证据。随着水分流失和胶原蛋白的成岩作用的程度,骨折具有不同的特征,使得我们能够从由践踏、再沉积和上下扰动,包括发掘损坏导致的沉积后埋藏骨折中区分出为了获取骨髓的人为骨折。基于这些发现,我们认为骨折可以用于判断动物残骸加工、垃圾堆积和考古遗址的形成。重要的是,骨脂肪开采提供了一个重要的饮食需求指标。对骨髓和骨脂不同程度的加工可能是对不同程度饮食压力的响应,并留下不同的考古特征。骨髓加工需要分裂开新鲜长骨以获取骨髓腔骨髓,而骨脂的提前需要大量粉碎骨骼并将松质骨进行烹煮以获取油脂。因此脂肪的利用模式及其强度可能与饮食压力或尤其缺乏其它脂肪来源十分契合。我们在NeoMilk项目中进行该研究的目的是评估动物骨脂对饮食的贡献,尤其是考虑到可能存在的乳业活动,这是脂肪的另一个来源。乳业提供了丰富的可存储的脂肪来源,所以随着乳制品使用量的增加,对骨脂的大量开采可能会减少。这是需要我们验证的假设。我们的研究表明并不是在每个遗址都有大规模提取骨脂的活动。该过程往往和狩猎采集群体很难获取大规模碳水化合物和丰富的脂肪相关,对于有作物和家养动物的LBK文化农民来说油脂可能并不是营养必须品。松质骨的碎裂证据都是非集中和孤立的,少数几例类似的碎骨例子更多可能是与各种各样的炖菜有关。另一方面,骨髓加工则存在于每一个遗址,但是新鲜骨骼产生的骨裂(表明骨髓加工)比例在各个遗址变化很大。我们的研究表明新鲜骨骼产生的骨裂比例和产奶的反刍动物(奶牛、绵羊和山羊)负相关,这一证据可能表明了那些具有较高奶制品生产能力的遗址对骨脂的依赖较少。为获取骨髓导致的骨裂和后沉积导致的骨裂比例在遗址内部不同背景中差异也很大。这些背景中的不同骨折比例表明了动物残骸不同的加工情况和遗址本身的埋藏历史。在快速堆积和埋藏之前,伴随着对骨髓骨的炙烤,我们可以鉴别出这可能代表了宴享事件。其它的考古学特征显示出了后沉积破裂和由长期使用,二次堆积以及对旧物件的再切割导致的破碎状况。这些遗址内部的差异显示了考古活动的空间差异,也帮助我们将遗址作为一个整体去理解,并超越了纯粹的动物考古问题。这些研究突出了该类型动物考古研究的重要性和广泛适用性。我们的方法论允许一系列人为导致的断裂和后天埋藏扰动导致的破碎存在,这可以被用来反映遗址形成过程,该过程与考古遗址中所有人工遗物都息息相关。这对于那些像动物骨骼一样有时间敏感诊断特征但是不会破碎的遗物作用尤其巨大。这种类型的动物考古学研究可以并且已经用于不同时段的多个遗址中,引起了饮食和生存压力、埋藏学和遗址形成过程的激烈讨论。总之,我们的中心假设“乳业的兴起降低了其它低效获取动物脂肪方式的需求”是可成立的,现在我们将这些结果与相同遗址中的乳业脂质残留证据相关联起来。化学分析方法的出现使得来自于考古环境中的模糊不可见的有机物能够被检测和识别,这在时间和空间尺度上回答迄今难以解决的考古学问题意义重大。这种研究主要的分析目标是无釉陶容器中广泛保存吸收的脂质残留物。这些脂质来源于在这些容器中储存和加工的物品。它们来源于单次使用或者该容器生命史上所有烹饪事件的逐渐集聚。残留物分析适用于刚出土的陶器和博物馆藏品。高灵敏度的仪器检测方法比如气相色谱和质谱法可以检测和鉴定大量的化合物。使用离子检测方法可以达到超痕量灵敏度,比如用于检测水生资源开发的特定脂质标志物。气相色谱-燃烧同位素比值质谱仪在20世纪90年代出现,使得从各个生物标志物结构中获取稳定同位素信息成为可能,为考古学中有机残留分析的应用开辟了一系列新的途径。使用有机残留物分析可以在史前陶容器中检测一系列物品,比如陆生动物脂肪(动物体脂和奶脂),水生动物脂肪,植物油和蜡,树脂和蜂蜡。该项目的一项重大创新是对单个脂质的高精度放射性碳(14C)测年,尤其是通常在陶器中发现的来自于动物的脂肪酸。我们运用该方法进行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陶器有机残留物分析。我们对来自于LBK文化聚落的5000个样本进行了检测,这些采样的聚落覆盖了这个史前重要文化的全部分布范围,西起大西洋,北到波罗的海,东至黑海,在南部到达了北纬44度的萨瓦河和多瑙河下游。因此来自于所有生态区和环境变体(例如波兰低地和高地遗址)的LBK遗址陶器都有采样。最近的研究表明LBK文化在公元前6000年初就已经出现。早形成阶段的发现主要分布在历史上的外多瑙地区(Transdanubia)西北部,包括现代的匈牙利、奥地利和斯洛伐克的一部分。LBK文化在早期阶段从此处向西扩张,大约在公元前5500年到达莱茵河流域,大约在同一时间,北部和东北部到达了维斯瓦河上游支流地区。下一阶段,即所谓的“中”LBK阶段,LBK文化进一步扩张,在公元前5300年之后分布范围达到最大。接下来是所谓的LBK“晚期”和“末期”文化,从公元前5150年开始形成许多区域性集团。到公元前4900年时,最晚的LBK陶器(sensu stricto)也已经消失不见,这些发展阶段很好地体现在了陶器装饰和陶器风格演变上,给予了我们一个很好的年代学指标框架。NeoMilk项目的陶器样本涵盖了LBK文化各个区域的所有年代阶段以研究动物利用的年代趋势。LBK文化聚落陶器组合非常单一,除了一些半球形的杯子,瓶子和双耳罐之外,80%的陶容器是“烹饪陶罐”,它们往往都有装饰。所有陶器种类的碎片在抽样时都有所涉及。到目前为止,大部分LBK陶片都来自于欧洲发掘的数千个聚落点,尤其是典型的LBK长屋旁的椭圆形灰坑。这种灰坑最初被挖掘用来为建设房屋墙体提供粘土,在房屋使用过程中被用作垃圾坑,从而使得我们有机会比较房屋之间的区别以及聚落和区域之间的差异。来自于50多个考古遗址的大约5000个陶片样本的残留物分析结果使得我们可以从遗址、区域以及大陆层面上获取欧洲中部早期农业社区动物开发利用的时间和地域趋势。结果发现在整个LBK文化分布范围内,乳制品和非乳制品活动存在着很大程度的差异。显然,一些早期的农业社区依赖奶和奶制品,另外一些社区主要从动物躯体,骨髓和油脂中提取膳食脂肪。将一些奶转化为奶酪的证据是在一些特定容器中检测到奶残留物,这种容器穿有毫米尺寸的孔洞,和现代正在使用的及民族志记录中的奶酪过滤器十分相似。奶酪的生产将减少其它奶制品的生产并在一整年保证其奶制品的营养价值。总之,NeoMilk项目整合了最先进的方法,为LBK文化社区管理动物、处理和消费其产品的方式提供了新的定性和定量的证据,以及在整个欧洲时空范围内是如何变化的。陶器中有机残留物的分子和稳定同位素分析为乳制品加工和消费提供了一个关键指标。该项目的一个主要优势是将动物证据与有机残留物证据互证,建立了在容器里加工动物产品和管理、屠宰动物方式之间的重要联系。这些新的发现被汇集,并与新的测年、古环境和考古信息相结合,以鉴别在LBK文化整个时空范围内对动物管理和开发模式变化的主要影响。NeoMilk项目的数据整合工作是测试与史前环境有关的地理和生态模型,来定义LBK文化期间对畜牧业的控制。最后的关键一步是通过目前正在进行的aDNA研究,在史前人群中绘制出乳制品大量出现的LP等位基因分布图。作者简介:理查德・埃弗谢德(Richard Evershed)是发展古代陶器脂质残留物和其他复杂化合物(生物分子)提取和描述方法的先驱,运用这些方法可以推断出容器的用途,可以分辨容器中装的是海产品、乳酪产品还是肉类。他的工作为重建自给经济开辟了新的道路。Evershed教授利用创新技术分析考古发现,为人们呈现了一种“化学指纹”――可以清楚地展现古人类猎杀的动物和种植的植物。他的工作提供了关于从近11000年前人类从中东迁移出来的过程中饮食是如何演变的深刻见解。他使用色谱和质谱技术,分离和识别古代陶罐和其他文物中发现的微量“生物分子”。然后,他比较了人类历史上不同时期和不同地点的结果,揭示出饮食的变化规律。通过将他的方法运用到化石和古土壤中,Richard发现了有关史前动物和过去地球气候的新信息。Richard热衷于提高公众对他工作的理解度,他积极参与互动展览、播客、公众演讲和媒体采访。他因其工作获得了不少奖项,其中包括英国皇家化学学会跨学科奖和英国质谱学会阿斯顿奖章。2010年,因对生物化学及其应用的贡献,他被选为英国皇家科学院院士。